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 红木知识 >> 书房 | 宜简不宜繁
新闻中心

书房 | 宜简不宜繁

作者:大户人家浏览次数: 日期:2017年7月13日 10:51
  书房自古就是文人寄托高雅情操和体现审美意趣的精神天地。然此中情景,俱往矣,不可追,唯文人的闲适淡雅还留有余。李渔曾在《闲情偶寄》中谈到书房的装饰,有很多精妙的设计,但崇尚的是“宜简不宜繁”,力求“高雅绝俗之趣”。
 
 
  瘦与肥相对,肥即落色相,所以肥在中国艺术中意味着俗气。药有百味,唯俗难医。书房布局也要如水墨画中的留白,清瘦疏朗,留有余白,切忌填得满满当当。
  古朴生香的文玩雅件、精雕细琢的书架台案,中式的书房,总是在不经意的细节里,打动着人心、惊艳了岁月、也温柔了时光,看似简单,实则大有乾坤。
 
 
  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。刘禹锡的《陋室铭》被后代的文人奉为书房布置的圭臬。而此漏非彼漏,是指气韵贯通,通透活络。
  书房之美,在于对文化韵味的无限释放,更在于“达则兼济天下,穷则独善其身”的境界,它可以不华丽,却一定栖息着心灵的本真与精神品格,正因如此,才会有草色入帘青的陋室、悠然见南山的东篱。
 
 
  透于书房是通透、温润之意;于文人则意味着明心见性、照见本性。在此间,品一盏香茗,伴几缕墨香,于江流天地,山色有无中听见生命的妙音。
  “安得闲门常对月,更思筑室为藏书”。很多时候,希望能够在喧嚣的城市换得内心平静和思绪安然,营造一个书香沁心、茶香墨韵的闲适空间,闲得其乐而雅得其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