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 红木知识 >> 大红酸枝之美,遗世独立三百年
新闻中心

大红酸枝之美,遗世独立三百年

作者:大户人家浏览次数: 日期:2017年5月19日 16:21
 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,木材是天地间大自然的宝贵恩赐。大红酸枝,历尽数百年风雨终成良材,以一抹淡淡的酸香涤荡着心灵,隔绝着尘世的喧嚣繁华。其“具温润、匀质地、声舒畅、并刚柔、自约束”,品之返璞归真。大红酸枝之美,沉吟若斯,含蓄若斯,常悟大红酸枝,读书品茗,修身养性,悦目之处,余味无穷……
 
 
遗世独立·三百年
  红酸枝作为主角走上名贵家具的舞台,已有300余载的历史。其结构细密,质地温润,纹理细腻,因剖开后有淡淡酸香气而得名。
 
 
  最初大红酸枝被郑和当做压船底的大料从东南亚运进中国,却因为“魏紫姚黄”的盛名,被皇家忽视,直到后两者一料难求,其木质之佳、材性之美才逐渐被重视。
  清末,红酸枝家具数量猛增,在清代宫廷家具中占有着极大的比例,与黄花梨、紫檀一起并称为宫廷“三大贡木”,其重要地位一直延续至今。
  300年的沉淀,大红酸枝如谦谦君子一般,宠辱不惊,超脱淡然,以其绝世之美为世人所痴迷。
美·温润
  大红酸枝之美是温润之美。其色泽深红,温和典雅。相较于黄花梨和紫檀,大红酸枝肌理细腻,在开裁后,板料和方料的棱角未经抛光的状况下,它的边沿也不会产生木刺,以致剌手。
 
 
  红酸枝的弦向管孔直径低于紫檀,气干密度小于黄花梨,因此,较之两者具备相当的可塑性,在加工过程中,横竖俱可下刀,雕刻时不崩茬不吃刀,题材表现和层次布局不受种材特性所限,在实际运用方面,就自然产生很大的创作空间。
  以大红酸枝加工制作而成家具,分别经过精细打磨之后,更是如“少妇的肌骨”一般温润柔和,不经意间焕泛着绸缎般的光泽。
美·多变
  大红酸枝又是善变的,这体现在其变幻多端的纹理上。
 
 
  王世襄在《明式家具研究》中说到:“新红木颜色赤黄,有花纹,有时颇似黄花梨。” “鬼脸纹”、“山水纹”、“水波纹”、“凤眼”等纹理并不为为黄花梨所独有,大红酸枝同样也有富于变幻、灵动纤巧的各种纹理,贵为珍赏者,其表现力丝毫不逊于黄花梨。
  此外,周默《木鉴》一书中在“红木”章节中用若干篇幅谈到:淡红、淡黄及黑斑、金星组成的山水画,金星金丝这些在檀香紫檀中的效果,在老红木中也能看到。
  大红酸枝通过不露痕迹、宛若天开的纹理,来实现对天人合一的追求。这种美就如同山水画取代了风景画这个名词一样,充满了人文精神与人文追求。
上天恩赐·养生之宝物
  大红酸枝的酸香气息浓厚,有独特的杀菌功效,同时酸枝对人体有预防高血压、高血脂之功效,所以很多人都用大红酸枝来做成红木家具,可以说大红酸枝是上天恩赐给人类的养生之宝物。
  大红酸枝可沉于水,富有天然微酸的木香气味,弥漫在空气中对人的身心都有益无害。其酸香气息浓厚,有独特的杀菌功效,同时酸枝对人体有预防高血压、高血脂之功效。
 
 
  大红酸枝家具像其它名贵硬木家具一样,越使越光,越擦越亮。在长期的使用之后,会出现像犀牛角一样的光泽,行话叫做“包浆亮”。人们在使用和包浆的过程中,自然而然地增加了愉悦。俗话说:“笑一笑,十年少”。人的生命和健康正是在愉悦的运动中得到升华。